党委宣传部 | English | 学校主页 | 旧版新闻网
  今天是
在线投稿
 
 要闻  快讯  媒体  视点 
 
当前位置: 澳门新蒲京老虎机平台>>导读>>美文>>正文

漫谈烽火戏诸侯

2017-12-07 20:41 审核人: (点击:

孤周幽王,在历史上是一个不得不说的典型昏君,孤把江山丢了,族人,后人,国人都说孤是将遗臭万世的昏君。果不其然后世也是这样说孤的。可又谁理解孤了,江山如此多娇却不敌尔的一笑。孤不知一笑倾城,在笑倾国的颜容有多么的美丽。但孤只知道尔的一笑可以让孤忘掉江山如画,可以忘掉千军万马,可以忘掉那世人窥探的宝座。

孤阅女无数,可至有幸一睹你的娇容以后就惊为天人,尔的容颜孤历历在目犹如才见一样。尔目秀眉清,唇红齿白,发挽乌云,指排削玉,有如花如月之容,倾国倾城之貌。然尔美得不可方物却从未开颜一笑。孤不知尔为何不笑,那怕只是那淡淡的一抹也不成有过。孤百思不得其解,因而张榜天下谁能让尔淡淡一笑孤赏金千万,让尔倾城一笑孤予以加官进爵,赐良田千顷。榜初张时天下人都骂孤昏庸,蜚声四起,天下诸侯蠢蠢欲动。然有的人白天对孤或骂或恨或扬言要灭孤,但到了晚上却来给孤出谋划策。然则天下也不尽然全是此等小人,还是有些忠义之士的。他们纷纷上书劝慰孤王平息动乱,然则他们不懂孤王的心。孤不懂什么江山如画,不懂什么马革裹尸,只知道为博尔一笑,就算是山河破碎又如何?在孤的心中尔比天高,比三山五岳还重。世人都说孤贪恋你的美色,可世人曾想过孤生乃一国之君,百姓之主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,为何孤就是对尔一往情深。就算是冒天下之大不为,也不曾后悔过。世人都说孤昏庸可又有谁明白孤的真爱了?孤爱的不是尔的美色而是尔的那一汪略带忧伤的含情目。孤不知道是谁收去了尔的微笑,是谁让尔忧伤,孤一直认为尔不适合忧伤,可可恶的老天给了尔一副绝世娇容,却收走了尔的微笑,倘若有天地相壤的地方孤一定点齐千军万马御驾亲征踏平天界,问一问为何贼老天要收走尔的微笑。然孤虽贵为天下之主,寻遍天下山河但也找不到天地接壤处,遥望攻天无望。天下奇人异士何其多却没人能换尔一笑。孤要这天下何用?孤要这江山何孤百思不得其解,尔为何不一笑。日思夜梦,幸苍天可怜,一日梦中有一神仙问孤,江山和尔孰轻孰重?孤当然说是尔重了。又问何为江山?何为美人?何为真爱?孤说心中有尔何处都是江山,何处都是美人。神仙大笑说尔乃真人也,真是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性情中人。他告诉孤要想换回尔的一笑唯有烽火戏诸侯,城破国亡,而孤也将国破生亡。

孤知道梦中之事不可当真,但孤却另可信其有。于孤身披黄金甲手持方天画戟跨战马与尔赶往骊山,一路翠竹林立,芳草萋萋,两旁蝶舞花丛,余音绕绕,流水潺潺,怪石循立,如人间百态,或笑谈风声,或矗立眺望,或对坐相饮。前视一高峰如剑指苍穹,直逼苍天。其势之盛入泰山压顶,压的人缓不过气来,其势之芒,如六月之灼日,灼的人儿睁不开眼。峰后忽见一村庄,豁然开朗,地势平坦,连绵七八里。白霍之人相聚而坐谈天说地,黄毛之人三两成群嬉戏打闹,村中一鸡一犬正相吠,一牛一羊正相逐。孤知道过了此村再行几日便是骊山。

骊山上的土都是暗红色,孤知道那是千万的将士用血染红的。烽火台上,城垣上一道道苍凉的印记,用手抚摸可以感觉到它的苍凉和无赖,它的壮烈和凄惨。而今日孤却再次燃起它不是蛮子的入侵,不是百姓的起义,只是为了那不成一笑的容颜。烽火徐徐燃起,狼烟四起,各路诸侯齐聚骊山脚下,看见的不是敌人的千军万马,看见的只是孤那一脸的无奈。孤在他们眼中看见的不是往日的尊敬,看见的只是那不削和嘲笑。孤知道这不仅仅只是燃了一次烽火同时也烧了孤的一切。偶然一瞥尔嘴角轻微的勾起,孤知道尔笑了。有了尔的一笑孤什么都有了。什么江山,什么诸侯,什么万民之主,孤都不要了。孤只要尔的一笑,尔笑了孤也就满足了,也就此生无憾了。拔出佩剑一抹,再看一看尔的微笑,孤要将尔的微笑永远的记住,带着她万世轮回。

如有来世愿后人在孤的坟前种满彼岸花,孤将永永远远记住你的容颜。

来源:美文网

上一条:用悲和孤独做灵感
下一条:寻梦
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
分享到:
周日 周一 周二 周三 周四 周五 周六

新版新闻网现已设计制作完毕,目前处于试运行阶段。欢迎广大师生对新网站的功能、栏目、内容等方面存在的不足提出意见和建议。

联 系 人:陈璐

联系电话:85816683

电子邮箱:xcb@gznc.edu.cn

 映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更多
 
Copyright 2013贵州师范学院 校址: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高新路115号 
邮编:550018 电话:0851-5842710 邮箱:gzsfxy@gznc.edu.cn
黔ICP备11003137号
安全隐私声明  师院微博